作文不是邏輯或哲學測驗
2015/7/3
有鑑於現今各大考試國文作文(應正名為「寫作測驗」)多考記敘或抒情文體表達反對意見,但卻有見樹未見林、只見問題未見根源之憾,甚至反映出對寫作測驗的了解有限。故本中心閱卷總召以中文測驗領域之經驗,表達不同的看法。

一、引導式寫作與傳統作文不同。現今的寫作測驗皆採「引導式寫作」題型,不同於過去僅給定題目的「命題作文」,而有一段以上的引導語幫考生就題目進行發想,故不同背景的考生皆可依此尋找素材並發揮成文。因每人選取的素材不同,所撰寫內容也會依其文字運用能力而異,是目前最具鑑別度的測驗方式。以本年會考題目「捨不得」為例,不論台北信義區或南投信義鄉學生,都能有「捨不得」經驗可發揮。

<缺少生活體悟能力>

此外,目前大部分的寫作測驗除了限定不得使用「詩歌體」外,皆未有文體之限制,僅閱讀題目而主觀認定此為記敘或抒情文者,實在是對「寫作」的想像過於狹隘。

二、寫作教育更大的問題在教學。筆者任職之單位每年有近十萬名考生進行寫作測驗,我們誠心同意考生書寫的文章多數極為雷同、邏輯不清、為賦新辭強說愁。但我們應理解到造成這樣問題的根本原因出在教學端:親師沒有足夠的時間持續性的帶領學生用正確的方式閱讀與賞析文章,而莘莘學子們多數的時間都埋首教科書堆,缺乏對生活的感知與體悟能力,自然在考試時只能寫出千篇一律的文字。而國文與其他學科一味要求學生背誦與記憶的教學方式,除非教育環境有根本性的轉變,否則即便換考題也無濟於事。

<論點可以事先背誦>

試想,在現行教學模式下,一旦升學考試寫作題目改為「高中國文課本的文言文比例是否增加?」此類題目,會造成結果自然是許多考生或補教機構在考前擷取各種申論題目與參考資料,以便事先選擇立場、背誦論點。而這樣的論說題目顯然對都會地區、資訊接觸較豐富的菁英考生有利,因為他們能有較多機會於平時便透過不同媒介接觸到正反方的各種論點,而偏鄉地區的考生,只怕連國文課綱、文言文比例的爭議點都不太清楚。
筆者並不否認現今的寫作測驗反映出我們下一代寫作能力的許多問題,但在面對這些問題時,我們必須注意到:寫作測驗的重點僅在測試考生以文字表達感知與想法的能力,並非邏輯或哲學測驗,也不是文學比賽。當我們就考生的寫作問題而抨擊寫作測驗時,應注意到最根本的問題仍在於台灣教育環境填鴨式、升學導向、教師主體的教學文化。

CWT全民中檢寫作測驗批閱總召

連結網址:https://tw.appledaily.com/headline/daily/20150703/36644031/